我快樂嗎?流過的淚比誰都多,受過的傷比誰都痛, 愛過的人一生一世,只是沒人能懂...
一個真實的我! 我總是喜歡說謊-善意裝飾的謊言,快樂和開心背後的謊言, 代替真實的謊言,留給別人掩蓋悲傷的謊言, 卻把真實留給謊言背後的自己… 一個欺騙的快樂角色,看似正常而幸福可事實卻是扭曲而黑暗!天使與惡魔的完美組合-極端的完美也是極端的扭曲。
我冷-像冰;我熱-像火; 兩種極端在我身上不停的相互自我折磨著…一旦我碰上自己不想談論,不想說起的事就會掩飾-完美的掩飾!比正常軌道還要正常的掩飾!我-天生的演員! ! !我也會害羞,也會搖擺有時嘴裡說出來的並不一定就是自己所想的我會隱瞞-隱瞞一些思想,一些想法但這卻不是說謊的欺騙,而是想把快樂帶給別人的表現,也是保護自己的做法。
和我真正的溝通你會發現: 我並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的快樂,充滿了無限的熱情我有著天生的演技而世人也總會被這表面的假象所蒙住眼睛。我是溫柔的快樂的悲傷的堅強的... .. .
我也許是不夠勇敢,但絕對堅強;從來都不是經不起考驗,只是往往當考驗來臨時那個平時粘得自己不能自由呼吸的人卻沒有緊緊抓住自己的手從來都不是飄忽不定,而是有著屬於我特有的執著放手,不代表願意放棄!
更不代表放棄愛一個人的執著。又有誰知道我也會悲觀的看不清前方?也會需要鼓勵?我會把悲傷藏在心裡,不會表現絲毫而別人只會被我的堅強所蒙蔽而無法真正看清
我就是懶,懶得去管別人的事,卻總在不經意間就為自己在意的人不顧一切...
我就會裝,明明軟弱卻抬頭歡笑,把一切的辛酸眼淚全留給自己...
我就是撐,打死不願承認自己的傷和痛,面對人群時展現的永遠都是開心和快樂...
我就是騙,騙過一切的人,讓全世界以為我們是快樂的,但事實卻...
說到底,也只有我才能真正了解我,我總想讓身邊的一切人事物都開心但怎麼可能會讓所有人都開心呢?做不到。
於是,我就會變得悲傷,看身邊的人難過自己也會感傷。我不喜歡抱怨,不喜歡計較,即使委屈自己傷害自己也還是想讓他人開心,還是不想傷害別人我就是這樣,再多的苦水也只往肚子裡咽,不會說出來。嘴上始終都掛著微笑,讓別人認為我還是很開心我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的悲傷不快樂, 因為我想把最好的分享給大家,帶給身邊的人。我的沉默無言微笑其實就是在掩蓋世人的眼睛一種變相的欺騙我的微笑其實是別人無法鄰近我的心,我在以此作自我保護。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我帶著只有自己知道的快樂和悲傷,我所走的路只有自己才看得見!
既然不會了解不會理解那麼即使說了也只會是徒增傷害,一直以來我背負的傷痕已經夠多了,不想再有所增加!我從不想給別人增加負擔,因為我可以感覺別人的悲傷。我會考慮很多,我很獨立;我會很容易相信別人,於是很容易被騙, 雖然很容易的就原諒別人,卻會在潛意思裡留下很多傷疤。
也許我會淡忘這些傷痕,不再提起。可是不提起不代表沒有受過傷,不代表不會有疼痛。不是不傷心,只是未到傷心處。這些擦不掉看不見的傷痕即使淡忘,還是會隱隱做疼,碰觸時還是會流血。當然會累,可即使如此,還是要繼續因為這是天生的注定的。
看不見我的真實,只是無法臨近我的心…你是射手座的嘛?我是,所以我莫名的傷感。是的,傷感!可,誰讓我們是射手呢?如果說每個星座都代表一樣東西,那麼,我代表的就是希望。不論生死,情感,物質,精神,只有懷著希望才能繼續。於是,我在這樣的使命中,漸漸只讓別人看見燦爛的笑。身邊熟識的朋友會抱怨說:認識久了,發現其實你並不快樂,一點都不像表現的那樣好接近。我想,或許這就是我的偽裝吧!不願讓陌生人看到自己的軟處。我大都擁有很多的朋友,每個朋友都是可以說心事的知己。同樣的,看見掛滿淚珠還保持微笑的我,也未償不是一種鼓勵。不熟悉的人,總喜歡對我說:真羨慕你啊,天天嘻嘻哈哈,沒有一點煩惱。每當聽到這類似的話時,我就明白我又要當一回傾聽者。能看到我哭泣的人,應該都是我十分親近的人。因為,那代表著我全部的信任。我真的喜歡在人群中引人注意嗎?其實更多的時候,覺得自己是一個低調的人,不同於別人的低調。對別人來說,不炫耀,不高聲說笑,整天低眉順眼,不聲不語才叫低調。我的低調不同,我的低調只是為了掩飾。當一個我高聲大笑時,可能剛剛經歷了一場傷痛,正藉機發洩!這樣的事情我常常做。傷著了?那就不讓自己靜下來,找一大群人,放肆的吵鬧… 或是獨自走到熱鬧的街,讓滿街的喧器掩蓋滿心的孤寂… 或者找一個自己最信賴的朋友,一聲不坑,卻在他〈她〉身上任意揮灑眼淚大部分的時候,我能做的就是努力的深呼吸,背過臉去擦掉淚然後,笑著告訴所有的人不疼....一點都不疼。最慘的是別人不信,會跑過來再打兩下…
哈哈有些事,不忘記又能怎麼辦?要堅強,就不能壓抑,不壓抑,就要會忘記。所以,我有健忘症。再堅強的我內心也是孤獨的。沒有人能陪哄自己一輩子,所以我會珍惜所有的朋友。做我的朋友其實很難。很多人都是被我熱情的笑聲吸引而來,可惜我本身也有自己的懦弱。
當你想看透我臉上的陽光時,我卻選擇了逃避…很多的朋友都說我善變,身邊人大都被我有意無意的傷過。他〈她〉們被我滿臉的陽光吸引,走近了卻發現我其實沒有想像的陽光。於是,有人離開,有人留下, 離開的人活在我記憶裡,不再提起,卻久久不能忘記…留下的人成了我真正的朋友,從此兩肋插刀,融化了看似堅硬的冰。我的朋友都是知己,一點也不誇張。
感傷的心情只能放在沉沉黑夜。憂傷?是不能放縱的。正因為要在人世經歷非凡的苦難,還有誰能笑看蒼茫世事?把自己當做太陽,別人看到你被烈焰燒灼的時候,便看到了希望。於是,默默的微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阿狗生活雜記

阿狗囧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